倦鸟

拜拜

【超蝙】真爱花粉(一发完)

龙AU跳票,因为太长没写完,先码个短篇给蝙蝠当生贺。生日快乐布鲁斯!

Summary:毒藤在哥谭宝贝生日的前天洒下了漫天花粉,她称之为“真爱花粉”。

“真爱花粉?”罗宾走进蝙蝠洞后将自己的披风卸下,他拿起操作台上一管玻璃瓶,里面装着一撮闪着绿光的粉末,“它能做什么?”
“成分里没有有害物质,其余的还需要观察。”布鲁斯脱下面罩,今夜的哥谭格外平静,罪犯们难道都溜进了下水道搞聚会?他摇摇头,把手套脱下。
“这是什么?”Dick指着他裸露在外的手掌,一朵细小洁白的花朵赫然攀上了布鲁斯的指尖。蝙蝠侠皱着眉用左手抚上那花朵,三小时里他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异样,任凭毒藤的花粉在他体内暗暗生效。

花朵是从他的指尖长出来的,稚嫩而柔软,布鲁斯用拇指稍加使力就将它搓落了。他把掉落的花朵装进密封袋,这也需要进一步检测。他又拿起针管采集了自己的血液样本,这一切都做完后他发现Dick仍站在原地。
布鲁斯转过身看着他的罗宾。
“嘿,生日快乐。”罗宾轻声说,他扬起一个大大的、真诚的笑脸,这几乎能让布鲁斯意识到自己也曾这样笑过。
他点了点头作为回应,看着罗宾鸟展开翅膀快乐地飞去楼上。布鲁斯随后站起来,他知道自己必须休息了,几小时后他必须变成镁光灯下最浮夸的花花公子以应付布鲁斯·韦恩的盛大生日宴会。

洗漱完毕回到床上后,布鲁斯发现自己的指尖又钻出一朵白色的小花,他本想再观察一下,但窗户那儿传来的敲击声打断了他的动作。
“进来。”布鲁斯说,同时不着痕迹地将自己的手撑在背后。
超人打开窗户稳稳落在地板上,他的神情看起来不像有急事。
“生日快乐,布鲁斯。”超人微笑,“礼物过几个小时给你。”
“所以你凌晨亲自前往韦恩宅就是为了说这句话?”
“当然不止是这个,”超人走近还坐在床上的布鲁斯,摊开手掌,他的指尖赫然冒出一朵白色的小花。
布鲁斯眯起眼睛,“是毒藤,但她的花粉只在哥谭市蔓延,你今天在哥谭市?”
“正巧写一篇关于哥谭工业的报道。”克拉克平静地回答,他眸中有星火似的亮光,直直地注视布鲁斯,半点没有退缩,“毒藤管这个叫'真爱花粉'是吗?”
“是,”布鲁斯突然觉得喉口发涩,他微微侧过脸,像是在思考般地垂下眼睛,但实际上他自知自己无法继续对上那双莽撞的、毫不露怯的、藏着他难以承受的感情的眸子。

超人总是喜欢这样看他,而他在超人看不到的地方也这样注视超人。他不知道这是否正确,但他并不讨厌。

“你有吗?”超人问,“花。”他补充了一句。
“没有。”蝙蝠侠抬起头回答,他的表情没有一丝破绽,而超人只是用眼角的余光扫了扫他藏在身后的那只手。
“那可就太遗憾了。”超人笑着说。

布鲁斯无法很快入眠,他眼前浮现克拉克指尖的白色花朵,和他的一样,都是那样稚嫩和柔软,他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但他必须去弄清楚。
超人悬停在哥谭上方,城市的灯光彻夜不熄,但无论多少次,他的目光总停留在一个地方。蝙蝠侠—布鲁斯·韦恩。他在心里咀嚼这两个名字的时候,心尖是满溢的酸楚和胶着的蜜糖。

“真爱花粉只会让心中藏着喜欢的人却不开口的家伙指尖长出花瓣?!”Dick夸张地念出哈莉在小巷里塞到他手里的纸条,他用难以言喻的眼神看着蝙蝠侠,“蝙蝠侠,你暗恋啊?”
面对此情此景,蝙蝠侠也只能一时语塞,“马上生日宴会就要开始了,注意点。”他只能拙劣地转移话题,并且在自己的养子的调侃的眼神下逃一样回到房间换上礼服。

克拉克以记者的身份参加了布鲁斯的生日派对,他在远处凝视被包围在最中间的布鲁斯,俊美的哥谭宝贝就像发着光,他尽职地扮演着自己傻瓜富豪的角色,神态天真而泄露着不招人反感的无知,他就像一个贪吃的孩子,在自己的生日宴会上得到了满足而露出讨人喜欢的表情。
克拉克可以想象第二天的报纸会出现什么样的标题,闪光灯下他摘去眼镜望向布鲁斯,看到了一个隐秘的灵魂。

“超人?”在看到穿着制服的克拉克出现在他面前时布鲁斯有一瞬间的失神,但他很快摇着酒杯迎上去,“世界上最伟大最受欢迎的超级英雄要给我什么礼物呢?”他拉住克拉克的手臂示意对方把自己带离这里,结果下一秒超人的手臂就挽过了布鲁斯的腿弯把他横抱起来。

直到他们来到云层之上,布鲁斯才开口,“什么事。”他的身体有些僵硬,一半是因为超人正紧紧抱着他,一半是因为寒冷。
克拉克低头,他强硬地拉起布鲁斯的手,看到了周而复始盛开的花朵。他降落在堪拉斯的农场,用自己指尖的花朵对准布鲁斯的。
“试一试,布鲁斯,”他几乎算得上恳求了,“拜托。”布鲁斯没有在超人脸上看到过这样的神情,焦躁的、期待的、苦闷的、不安的,他的手颤抖起来。
有一个声音在布鲁斯·韦恩脑海里说你要想清楚。如果你答应了他,你的心从此要被禁锢在方寸之地,你有了无法挣脱的羁绊,你在他面前再无遁藏之所。
克拉克把布鲁斯的左手贴在自己脸上,“拜托,布鲁斯。”他柔软地祈求,蓝色的双眼像极了起涟漪的湖泊。
他也许会将我灼伤……布鲁斯这样想着,他对准克拉克的指尖按了下去。

两朵白花从相接处慢慢染成红色,直到鲜艳欲滴地绽放在两人指尖。布鲁斯没有错过超人表情最细微的变化。他看到克拉克的英俊的五官舒展开,看到蓝眼睛睁大而温柔,看到明日之子嘴角勾起的弧度。
“我可以吻你吗?”超人问,他的嗓音就像某种舒缓的乐器。布鲁斯点头,唇瓣相触的前一秒,他听到氪星后裔在他耳边说:


“我是你跨越星系银河远道而来的礼物,布鲁斯先生。”

END

评论(27)

热度(7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