倦鸟

拜拜

【超蝙】Summer Love


Summary:年轻时不要遇到太惊艳的人,不然余生会不得安宁。

他终于老了,鬓发斑白,指甲脱落,冰渣跳落在深色的大衣上,突兀得像蜜糖里掉进白蚁。行人都撑着伞神色匆匆,没人注意这样一个蹒跚的老头。男孩的皮球落到他脚边,他费力地弯腰捡起。
“给。”老人说,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一个微笑。
“哦,谢谢。”男孩接过,他惊讶地发现老人挺起腰后那么高,在冷风中笔直得像一把寒枪。他一边回头一边飞快地跑走了。
祝他好运,男孩默念,他注意到老人手里拿着一捧淡紫的薄荷花。他要去见谁?男孩没有多想。这只是他活力迸发、年轻快活的少年时光中太微不足道的一环了。在这个街角,阳光突然破开云层,清晰明暗的阴影打在截然不同的两人身上,老人缓慢地走进黑暗,而男孩奔向光亮。

男孩并不知道,这个他再也不会见到的老人沉默地伫立在街角暗处凝视他的背影直到他成为一个黑点。

他很好,布鲁斯。
谁?
你的后辈,达米安的第三十五代子孙。
那很不错。
韦恩企业比先前还大,吞并了莱克斯的公司。
是吗?恭喜你了,这家伙当初没少做坏事。
克拉克被自己脑内布鲁斯神气活现的样子逗笑了。他将花束放在年代久远却整洁齐整的石碑下。

“我老了。”克拉克说,他鼻腔里满是铁锈味,衰败的身体几乎无法支撑他继续站在墓前。
于是他缓慢地、艰难地坐了下去,骨头摩擦发出吱吱声响。
他的手,曾经有力、温暖的手,如今凉得像碑、像冰,灰败、破损,薄薄一层皮肉下青色的血管一览无余。他出门前喝了一点葡萄酒,现下在瘦削的肋骨滚烫翻涌,几乎能冲到喉口。
草坪又湿又冷,一条荒凉的小路绵延到宽阔的大道。夹杂冰粒的雪风顺过青草的泥土气息,割开克拉克的大衣。

这是哥谭港飘来的雪。湿冷刺骨,但克拉克却只想到多年前韦恩庄园明媚的夏天。
他努力回想那时候午后的阳光和斑驳的树荫,他的爱人永远停在了夏天。
那双漂亮的、纯粹的、孤独的蓝眼睛,倨傲得像黑天鹅。
“吻我吧。”布鲁斯揪住他的衣领,于是他们接吻了。那是饱含泥土、灰尘、鲜血的汗津津的吻,他们的伤甚至还没有痊愈,但在每一场艰难的惊心动魄的战役后他们都会迫不及待地吻上对方,即使他们脚下仍踏着侵略者的尸体,即使废墟中扬起一片尘土。

他们在夏天相爱,在夏天结束,布鲁斯·韦恩飞快地被世人遗忘,而哥谭几十年的黑色传说却永不消散。他在开始那几年偶尔去看望达米恩,他过得很好,比他的父亲狠戾、果断,也比他的父亲幸福。达米恩组建了新的蝙蝠群英会,他接过蝙蝠侠的披风并流传下去,这足够了。于是除了去看望布鲁斯,超人不再进入哥谭。

冬天的时候克拉克望着窗外,他梦里有旧日爱人,有蜜桃味的汽水,有酣畅漓淋的战斗,还有吻。但醒来后,留给超人的只有那一枚曾送出的氪戒与身旁明灭的炉火。

END

评论(15)

热度(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