倦鸟

拜拜

逢魔之时 (不义背景)

Summary:蝙蝠侠进入了撒旦的炼狱,他需要抵抗一切诱惑去寻找失落之物。
迟来的万圣贺文。
注:主蝙蝠侠,结尾私心超蝙,雷者慎人。

[你听到什么声音吗,布鲁斯?]
“硬币,钞票。”他回答超人,哥谭市的亿万富豪被埋在一堆金光闪闪的钱与珠宝里,这场景在一张绿油油的纸币飘到蝙蝠尖尖的耳朵上时变得尤为滑稽。布鲁斯扒开挡住他的宝藏,圆润晶莹的珍珠粒子洒落在地上,其中一颗滚到超人脚边。

他拾起这小东西仔细端详,[真不赖。],珍珠在黑暗中甚至发出柔和的光。
“能拍多少钱?”蝙蝠侠没有回头,他走入下一个黑暗的隧道,枯黄的油灯随着他的脚步盏盏亮起,照开前方浓重的黑雾。
超人抱臂飘在他身后,他的声音带着不难察觉的笑意,好像身处的不是漆黑的地狱而是有着明媚午后阳光的肯特农场后院。
蝙蝠侠没有丝毫停顿,他割开自己的手指,将几滴鲜血挤在紧闭铁门前毒蛇雕像的獠牙处。那条石蛇双眼闪烁了一阵绿光,它挑衅地朝蝙蝠侠吐了吐信子,钻进生锈暗红的门锁。

“下一扇门了。”康坦斯丁漫不经心的语调突兀响起,蝙蝠侠按下通讯器的暂停键,他冗长的披风拖在地上,在周遭血色玫瑰的簇拥下诡异而华丽。
这大概是一个教堂,如果忽视它糟糕的硫磺和烟熏味儿。布鲁斯站在角落,他看到一对新人,在牧师的祝福下交换亲吻,宾客鼓掌欢呼。

[你看到什么,布鲁斯?]超人站在他身边,直视着前方空荡荡的黑色教堂。布鲁斯在原地站了很久,他的视线胶着在着白西装的克拉克身上。他看到克拉克抱住对面的人——画面逐渐清晰,他们交换戒指,微笑亲吻,那个人是露易丝。

“我看到……”布鲁斯继续往前走,他穿过嬉笑的人群,“我看到他拥有了最好的。”
[最好的?]超人重复道。
“他本该得到的一切。婚礼、妻子、朋友。”布鲁斯伸出手,指尖穿过纯白的花球,“还有孩子。”
[还有你。]超人走到蝙蝠侠面前,他坦然地凝视他。
蝙蝠侠低声笑了出来,“走吧。”他们一同穿过了幻影,布鲁斯最后看了一脸婚礼上笑容真挚的克拉克,他开启了下一扇门。

“我一直在想,究竟什么才能困住蝙蝠侠,地狱有你真正想得到的吗?”康坦斯丁吐出一口烟,意料之中没有得到回答。
“傲慢。”他沙哑地笑了一声,看着滚烫的血池里翻出无数双支离破碎的手。

[你在想什么,布鲁斯?]超人站在门前,布鲁斯停在隧道中央,他的目光落在血池的某一处。那是随血浪起起伏伏的一串项链,珍珠项链。那串在数十年前的深夜散落到哥谭无数下水道的项链,此时完好地浮了上来。叮叮咚咚的琴声从深处传来。一封陈旧泛黄的信纸缓慢地分解为碎片。

【疾病终将被征服。
仇恨终将会泯灭。
你教会我的,我也会传授给你。
总会有
光明
让我们远离黑暗。】*

蝙蝠侠握紧了拳又松开。

他所承受的苦难总是多于欢乐,并与它们一道着魔般地投身于旋涡,投身于死亡的永恒碾盘,就像血海里苦苦挣扎的罪人一样。
[你承认自己有罪?]
“当然。”布鲁斯喃喃,“当然。”

这是最后一扇门,咕咚翻滚的腥臭液体里漂浮无数骸骨,他所寻之物埋藏在最底下。蝙蝠侠卸下披风与盔甲,超人看着他不带犹豫地跳入池水,空气中立刻蔓起皮肉烧焦的古怪气味。漆黑的蝙蝠沉浮几个来回,他伤痕累累地再次出现,手中紧抓着一个银色小盒。

蝙蝠侠大步走向隧道终点,超人安静地跟在他身后。布鲁斯在光芒最盛处停住了。
[真的有能困住你的东西?]超人问,他捧起蝙蝠侠渗血的脸。
“没错。”布鲁斯再次笑起来,“再见,克拉克。”他打开了门。克拉克停在原地,他的身影逐渐变得透明。

“你在撒旦那里到底看到了什么?”康坦斯丁斜靠着门柱,他正把玩着一枚硬币。
“我所失之物。”蝙蝠侠回答。“但他终将有归来之日。”
他们一齐望向缓缓关闭的地狱大门,空荡的通道漆黑狭长。
布鲁斯毫无留恋地转身离开,他相信湛蓝天空下终有一日会再次降落神明,连同他曾短暂丢弃的所有善良与仁慈。这是他在黯淡的白夜中赖以生存的氧气。

END

*托马斯给布鲁斯的信。

接下来不写短篇了,专心更星球联姻。

评论(9)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