倦鸟

拜拜

【超蝙】年轻的神 chapter 02(不义背景,生子提及,略微NC17)


Summary:超人打败蝙蝠侠的第三年,他们有了一个孩子。

和官方不符部分是作者私设。


“布鲁斯,”克拉克从身后走来,他带着一股充满活力的阳光气息。汗滴从他的额头滑下,落入脚下松软的积雪中。这个男孩经过六年的历练已经成长为一个高大强健的男人,一个更具鲜活气息和人情味儿的艾尔。

布鲁斯没有说话,他搂紧了身上的披风。混着硝烟和浓重血腥气息的雪风从极寒之地的前线奔袭而来,它们撕咬翻滚着落入北极剔透刺骨的深渊。

“今天损失了多少人?”布鲁斯突然开口,这多少令克拉克有些猝不及防。

很多。克拉克想。他深吸了口气闭上眼睛,血红的一幕仍清晰地印在他的脑海里。两年来全球各地的反叛军组织了数次叫人捉摸不透的突袭,这往往伴随了令双方都损失惨重的结果。

“战争是残酷的。”布鲁斯接过一朵飘落的雪花,他转过身注视着克拉克,钢蓝色的眼眸深邃复杂,“它并不能代表荣耀,它只会带来流血、死人、毁灭。”

克拉克困惑地看着他,这让男人轻笑了一声,上扬的尾音稍纵即逝。

“你不想给我一个吻吗?”布鲁斯伸出手。男孩自然地接过它,微微躬身将嘴唇印在布鲁斯的手背上。

这吻的份量很轻、范围很小,是一种压抑情感的亲近,是岩浆被封印在极厚的冰层之中。

“父亲在等您。”克拉克哑声道。

他还记得四年前撞见布鲁斯被迫戴上布莱尼亚克装置后完全失神的样子。他的父亲需要布鲁斯的智慧去帮他对付反叛军,但又不给予布鲁斯信任。所幸这次的战争太过惨烈,而布莱克尼亚的装置缺陷太大,为了保障布鲁斯的安全,卡尔放弃了使用布莱克尼亚装置。

克拉克跟在布鲁斯背后,他难以克制地再次透视了男人的身体。这具伤痕累累的躯体上有三处刻意的损毁最为严重。一处是曾被折断的背,另外两处是骨骼仍留着裂缝的手臂,这三处伤痕大大降低了布鲁斯的作战能力。

它们让布鲁斯无法反抗卡尔的同时也让他身陷险境。

我会保护好他。克拉克握紧了拳头,他加快速度跟上了布鲁斯的步伐。

———————————

当哈尔射出的氪石子弹并没有对准自己,而是拐去了布鲁斯的方向时,卡尔知道一切都完了。

“不!!”他嘶吼着朝布鲁斯扑过去,但还是晚了。一个年轻的身影挡在了他前面。

克拉克痛苦地捂住腹部,他面容扭曲地唔咽着,氪石正快速地损毁他的内脏,难以言喻的疼痛击中了他。而在他身后,原本平静的冰层上方突然显现出一个诡异的幻色空间,他的身体被牢牢吸住,并一点点沉下去。

“父亲…”克拉克吃力地向卡尔伸出手,却发现卡尔并没有看着他。

“拜托,布鲁斯,”卡尔从未在人前展现过这副模样,他剧烈地颤抖着,小心翼翼地靠近布鲁斯,“跟我回去,好吗?别去管他,他只是个复制品…”

布鲁斯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卡尔,然后握住了克拉克伸出的手,他们被一起卷入了破碎的时空裂缝中。克拉克浑身战栗着,生命力正被那颗细小的氪石子弹消磨。他察觉到自己被布鲁斯抱住了,然后两人平缓地落了地。

一把尖锐的匕首割开了他逐渐愈合的腹部,布鲁斯准确快速地取出了那颗要命的氪弹。

“睡吧,醒来就没事了。”他听见布鲁斯在他耳边这样说。



“最终你还是害死了他。”戴安娜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跪在空无一人的冰层上的男人,她的心里升腾起一阵恶毒的快意,但马上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你将那个注入布鲁斯15%DNA的超人克隆品细胞放入他体内时,我就该承认你疯了。”亚马逊的公主毫不留情地讽刺着卡尔。

她摆摆手转身,“你要去哪里?”她听到卡尔沙哑的声音。

“不知道,或许回天堂岛看看我的姐妹们?”戴安娜转过身注视着卡尔,目光变得怜悯而柔和,“我早该注意到,我已经不再爱你了。”

“我想我得先去一趟纽约。”她在经历这些事后似乎又变回了那个年轻快乐的公主,戴安娜望着天空,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睁大了双眼,“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我有多爱那些柔软的金发和蓝眼睛。”

“我把他弄丢了,现在我要去找回来。”神奇女侠留下最后一句话,毫不留恋地离开了。

——————————

克拉克在要命的干渴中醒来,他的喉咙像吞了块烙铁般疼痛火热,好在布鲁斯及时给了他清水。

“我们在哪?”他捂着腹部四处张望。这是一个已经荒废很久的庄园,不少蝙蝠倒挂在黑漆漆的门栏上。

布鲁斯扶住他,沉声道:“十年后的哥谭。”

晚些时候克拉克觉得力量重新涌上了身体,他和布鲁斯一起出门寻找解决方法。

“十年后的地球会变成这样?”他不敢置信地望着破败的街道,偶尔路过的人们衣衫褴褛神色衰败,也没人注意到他们。

“我想去看看大都会。”克拉克得到布鲁斯的允许后将男人拦腰抱起飞到空中,在夜幕的掩映下他们缓慢地飞着。不仅仅是哥谭,他们看到所有地方都充斥着犯罪、暴力、腐败,没有政府、法律的约束,这个世界已经一团糟了。

最后他们在大都会停了下来,惊讶地发现空荡荡的街上还有一个干瘦的老人。那老人眨着浑浊的双眼盯着他们,那目光让克拉克很不舒服,他下意识站在了布鲁斯身前。

“抱歉,我能问问发生了什么吗?”克拉克说。

老人从喉咙里挤出一声嘶哑的笑,他的声音就像是尖锐的指甲刮在金属上,“你们从哪个金窝出来的?”他老鼠似的目光滴溜溜在两人脸上打转,克拉克能敏锐地感觉到四周有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阴暗处。

克拉克用眼神征求了布鲁斯的意见,随后他以无法捕捉的速度掐住了老人的脖子,“我没什么心情和你绕弯。”布鲁斯优雅地走过去,“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



“这…这太匪夷所思了。”克拉克震惊地望向布鲁斯,“超人疯了?”

“是的,超人疯了。他成了一个,残暴的统治者。”一个被他们救下的女孩擦了擦眼泪,感激地望着两人。

“那现在还有战争吗?”布鲁斯问。

女孩狐疑地看着他,“当然有了,每天都在打仗,先生。”她吸了吸鼻子,露出难过的神情,“我的家被炮火毁了,父亲和哥哥都死了。”

“他根本没有给我们带来更好的世界!”女孩激动起来,眼里闪烁着仇恨,“我恨他!”

克拉克看着周围的一切,一种不详的预感在他心中膨胀,他咽了下唾沫,“那超人的爱人呢?为他生下孩子的那个人?他怎么样了?”

“他死了。”女孩儿说,“是超人杀了他。超人很早之前就疯了,疯到要杀自己的儿子,他的爱人为自己的孩子挡了那一下……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超人的爱人死后,那个氪星的疯子彻底失去了控制。”

“他用热视线焚烧了哥谭。”

克拉克有一瞬间感到全身冰冷,他的头脑发出轰鸣,那个卡尔从小给他建立的世界缓慢地崩塌了。布鲁斯沉默地看着他,他清楚自己已经成功地在这个孩子心中植下一株晦暗的藤蔓,它们会渗透到克拉克的骨子里,安静地蛰伏并等待恰当的时机破土而出。

我是这么铁石心肠。布鲁斯想。但事实如此,只有这样才能再次拯救这个世界。我不奢求你的原谅,克拉克,因为我无从选择。

他看着克拉克发出一声高亢的嘶吼,随即向后倒去,他接住了克拉克并小心地把他放到地上。

“只有五天。”那名先前还在哭泣的少女身上漫出一片黑雾,片刻后变成了扎塔娜的模样。她吃力地跪在地上,身体逐渐变得透明。

她耗尽自己的生命创造了这个能避开卡尔探查的魔法阵,这是个虚幻的世界。事实上他们的身体仍待在某个安全的地下居所。

“你真的能在这五天内找出拯救世界的方法吗?”哈尔浮在半空中,绿色的光芒忽明忽暗,他皱着眉头问道。

“你只能选择相信我。”布鲁斯直视着他,“为了这五天,我等待了足足二十年。”数以万计的人付出了生命,我甚至不知道他们的死是否值得!但我只能孤注一掷。

男人轻轻握住扎塔娜冰冷的手,他能感觉到这具身体的活力在慢慢流失。“嘿,女士。”他轻声说,“现在难受吗?”

扎塔娜露出一个放松的笑容,即使过了这么多年她依然善良并且光彩夺目。

“我没有想过死亡是如此轻松。布鲁斯,我甚至觉得温暖。”她依偎在布鲁斯的怀里,衣物柔软的触感让她回想起自己的童年时光,她想到父亲、朋友…那些已死的善良的人们,这让她幸福地落泪了。

“给我一个道别吻吧。”她笑着说。

布鲁斯将唇印在她的额头上,“祝好梦,扎塔娜。”他的嗓音有些不易察觉的沙哑。片刻之后,这位世界上最伟大的女性巫师彻底地消失了。她的身体化成一道风,卷起雪花飞向天空。

“你该走了。”布鲁斯站起身望着哈尔,“你的生命值即将降到10%,那时绿灯军团会强行带走你。”

“就不能说点轻松的话题吗?估计我一觉醒来都要二十年后了。”哈尔不满地看着他,“不管多久,醒了我就来找你打架,你可别老得禁不住一拳。”

布鲁斯沉默了,半响才僵硬地说了一句,“谢谢。”

尽管这声音很小,但哈尔还是准确地捕捉到了。他露出一个爽朗的微笑,身体随着一道绿光消失了。

现在又剩下了布鲁斯一人。

———————

克拉克在一片吵闹声中醒来。“这是哪里?”他捂着头看向坐在一旁的布鲁斯,对方的视线正跟随着窗外飘落的雪花。

“大都会的酒馆。”他看向酒池中央嬉笑跳舞的人群,“今天是平安夜。”

“人类就是这样,身处地狱时还心怀希望。”布鲁斯笑着拉过克拉克的手,“你到了必须学会跳舞的年龄了。”

克拉克猝不及防地被他拉近,有些慌乱地对上布鲁斯那双优雅漂亮的钢蓝色瞳孔,他不可抑制地被吸引了。

布鲁斯将双手搭在这个已经比他高的男孩脖子上,“做你想做的事,”他轻声道,灵活的身体随着音乐缓缓摇动。

“你爱我吗?”克拉克迷茫地看着他,他的眼里暗藏了一丝渴望。

“当然。”布鲁斯回答。

“是因为父亲吗?”

“不。”布鲁斯停了下来,他看着那张和卡尔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心底像是被针刺了,流出酸涩的液体,“我爱你,仅仅因为你是克拉克。”

“做你想做的事。”他重复道。

少年滚烫有力的躯体紧紧抱住了他。“我想吻你。”克拉克捧住了他的脸。

他们闭上了眼睛。

那起初只是一个极轻极轻的吻,带着太多的不确定和踌躇,但布鲁斯按住克拉克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青年人生涩地吮吸着他的嘴唇,像久渴的旅人遇到沙漠中的绿洲。

这个吻来得太迟,但太美好了,克拉克感到眼眶一阵酸热,他几乎要落泪了。

我多希望不是你的儿子。他在心底轻声说。这是一份注定罪恶的、不容于世的情感。他长大了,意识到自己对布鲁斯并不是单纯的依恋,那里面藏着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渴望触碰你。他将手伸进布鲁斯的衣服里,温柔地摩挲着男人遍布伤痕的背脊。
我渴望拥有你。
我渴望有资格爱你。
他在这份期盼了多年的亲密中感到眼眶渐渐潮湿。

这五天中他们去了很多地方,白天寻找回去的方法,晚上则相拥而眠、交换亲吻。他们并没有带着情欲,克拉克太爱亲吻布鲁斯了,他甚至将布鲁斯的脖颈和肩膀吻出了难以消退的痕迹。

“你就像一只小狗。”布鲁斯穿衣服时抱怨道。克拉克从身后抱住男人的腰,头枕在男人宽阔的肩上。

“有时候我觉得父亲根本没有把我当成他的儿子。”克拉克说。

“我回去要跟他好好谈谈。”

五天后他们在一个地下室醒来,克拉克马上带着布鲁斯飞去了卡尔的堡垒。他在路上观察着一切。人们看起来生活得不错,但已经有了暴力和犯罪的苗头,他必须做些什么去改变那个可怕的未来。

卡尔见到布鲁斯后非常激动,他甚至吓了克拉克一跳。从出生到现在,克拉克从未见过这么失控的卡尔。他想要跟自己的父亲说几句,但卡尔下一秒就抱着布鲁斯走了。

卡尔等不及回到房间,他抱着布鲁斯直接冲向了最近的书房。身下温热的触感提醒他布鲁斯还活着。

“等等——”布鲁斯被他吻得喘不过气,他躲着卡尔的嘴唇试图推开这个压在他身上的男人,“我想先去洗个热水澡。”他逃避似的别过头,一只手抓住自己的衣服。

“这是什么?”微凉的手指摸上男人的脖颈,卡尔没有用力道,但布鲁斯已经觉得窒息。

“这是什么!”他几乎吼了出来。那些刺眼的吻痕像是宣告着什么,“你和他做了。”卡尔平静下来,他泛红的双眼中闪动着某种疯狂。

TBC
我们可以叫老爷棋王。
下一章就END了,会有个番外。

评论(17)

热度(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