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pang

往后十月的马车只碾过黄昏地面的新雪。 ​​​

爱他的人才拥有他。再见。

说吧,海蝙PWP要什么梗?互动十分钟满了,应承诺我会写三篇。🐡🐡🐡
点梗到这周日为止。

【超蝙】恶魔之吻(中世纪魔幻AU)补档,之前的被屏了

配对:人类!克拉克!/恶魔!布鲁斯!
分级:NC-17
warning:有教皇侵犯恶魔的情节,不适者慎入。
逻辑已死。OOC。

本来不想放这一篇,但写了近五千字就这么砍掉怪肉痛…

01 、02、03➡️https://wx2.sinaimg.cn/mw690/005IfVSLgy1fld6j80yrpj30hs928hdu.jpg

04
卡尔在血海里醒来,他腹部的伤口撕裂,黑血顺着战服的纹理晕开一片污渍。他抽出腰间的宝剑权当拐杖,一步步迈向岸边。
疼痛、冰冷,感官被割裂成一块块碎片,冰刃般劈进身体,汗水糊住了他的眼睛。
“让我活…”年轻的领袖倒在腥臭的土地上,他的双腿无法抑制地抽搐。

“主啊,”干涸开裂的唇在无声张合,“请让我活下去,有人仍等着我。”恶魔深邃透亮的瞳孔在他脑中浮现。
他可以放弃本属于他的土地与王位,但他必须救出那双蓝眼睛的拥有者。
来不及了,卡尔恍惚、寒冷,随后是奇异包裹的温暖。他看见年幼的自己,被乳母送出皇宫。尖叫、鲜血、火光———侍卫一个个倒下,那把刀他仍记得,镶嵌了耶和华的头像,圣洁的宝物,如今成了教皇罪恶的帮凶。
紧接着,他遇到了一生的奇迹——他永远不会忘了那双清澈的眼睛。
他被布鲁斯抱在怀里,他搂着他悬停在空中,顺着草木拂动的方向飞去。三天后艾尔家族被王室除名,最后一名子嗣在主教的宣告下成为枯骨。而远方一处炊烟升起的农场,无子的善良夫妇从此膝下有了寄托。

有人走向卡尔,卡尔奋力伸出手,“让我活……”他说,他眼中滑下掺血的泪。

05
教堂成了血海,昔日傲慢贪婪的教皇被愤怒的人民处以极刑。到处都是浓烟滚滚。恶魔尝试冲开那层法阵的束缚,他再一次失败了。
有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布鲁斯安静地坐在床上,他的翅膀在身后扇动,十指紧紧掐住身下的被褥。
门被撞开——他被拥入一个阔别的、熟悉的怀抱。一霎那长久以来压制恶魔的力量消失了,他回抱住克拉克,双唇被热切地含住吸吮。
他尝到了咸涩的味道,来自他也来年轻的领袖。克拉克摘下自己猩红的披风,将珍贵的珊瑚绒披在恶魔身上。恶魔收起翅膀与尾巴,他们穿过人群、教堂,直至第一缕阳光照在恶魔苍白的身体上。

“你自由了。”卡尔凝视着那双眼睛,“Angel。”他轻轻说。
民众发出惊叹,在阳光的笼罩下,他们见证了神迹。圣洁雪白的羽翼从裹着珊瑚绒披风的男人身后展开。
恶魔从来都不是恶魔,他是被贪婪的人类侮辱伤害的天使——从十六年前他义无反顾地任凭附着神力的匕首穿透自己的身体,天使就失去了侍奉神的资格。他的羽翼,纯白的神圣的象征,在血色中一寸寸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恶魔状似蝙蝠的翅膀。他为了救一个本该在十六年前死去的男孩,放弃回归天堂的任何可能。而现在,卡尔结束了这一切。

“走吧,回到属于你的地方。”他微笑着单膝下跪,虔诚地吻上天使的手背。
那双翅膀,扇动着升了起来。他最后看了卡尔一眼,目光略过国王金色的皇冠。
于是故事似乎走向结尾,受天使庇护的领袖战胜了一切。

天亮了。天使回到了神的身边,而凡人继续走向终结。

06
卡尔打开尘封多年、以火漆封口的信,他在民众的拥戴下夺回原本属于他的皇位与土地。他成为王国最贤明的君王。克拉克似乎已成为历史,深夜时国王会摘下胸前银色的吊坠,里面藏了一根细小的白色羽毛。
只有在深夜他才会放纵自己去怀念那段时光。狭小的通道、密闭的房间、鲜花、露水、亲吻。恶魔—天使—布鲁斯,一个身影在他眼中散开又凝结。
从始至终,都只是布鲁斯。

他将吻印在柔软坚韧的羽毛上,他知道自己不过是布鲁斯漫长岁月中微不足道的一环、渺小到眨眼就可以忘记。他不能以凡人之躯阻碍天使的前行,那是本该属于神的造物。
但布鲁斯的确鲜活地存在于他的记忆中,他的心因此而跳动。

当利刃刺入胸膛,鲜血喷薄而出。年轻的君主又回到了那个为恶魔摘取鲜花的少年,他在将领的惊呼中从马背摔落。
我是否可以进入天堂?克拉克恍惚地想,他朝天空伸出手。恨过的人,爱过的人,百般的遗憾与圆满,一张张面孔走马灯似地在他眼前放映。下一刻他面前闪过一道眩目亮光。
唇齿相交中,克拉克发誓他看到了世上最璀璨的珍宝。

07
有人说天使不会爱人,他们只给予世人同等的爱与慈悲。
但有一个出格的天使,他因救人而堕落成恶魔,被人类囚禁伤害。重回天堂后再一次返回人间,他将自己无上的生命与力量分给一个血肉之躯、一介将死的凡人。
神说私爱是你的原罪,你将永生永世堕成恶魔,天堂的门再不会为你而开。

故事的最终年轻的国王带回了再次变成恶魔的天使。他们在宫殿深处交缠亲吻。恶魔张开翅膀,他身后群星闪烁发亮。

END

我算是彻底栽超蝙里了,别的CP我连肉都不能吃,超蝙我只想看大超送祖传染色体给蝙。(写锤基锤无差清水有感)

【超蝙】混乱夜晚 (PWP,NC-17)

Summary:文如其名,就是搞。蓝黑+白灰,有黑灰相互抚慰情节。纯肉无逻辑。
Warning:OOC,非常OOC。
点⬇️
https://m.weibo.cn/5234620367/4172276796799975

复健肉文1。

醉了,四个月前的文,放的链接,就提到了一个cao字和一个lun字,现在也能被屏蔽。。。

【超蝙】星球联姻指南 chapter02(ABO)


一个四角恋故事。想走抽风悬疑路线。

逢魔之时 (不义背景)

Summary:蝙蝠侠进入了撒旦的炼狱,他需要抵抗一切诱惑去寻找失落之物。
迟来的万圣贺文。
注:主蝙蝠侠,结尾私心超蝙,雷者慎人。

[你听到什么声音吗,布鲁斯?]
“硬币,钞票。”他回答超人,哥谭市的亿万富豪被埋在一堆金光闪闪的钱与珠宝里,这场景在一张绿油油的纸币飘到蝙蝠尖尖的耳朵上时变得尤为滑稽。布鲁斯扒开挡住他的宝藏,圆润晶莹的珍珠粒子洒落在地上,其中一颗滚到超人脚边。

他拾起这小东西仔细端详,[真不赖。],珍珠在黑暗中甚至发出柔和的光。
“能拍多少钱?”蝙蝠侠没有回头,他走入下一个黑暗的隧道,枯黄的油灯随着他的脚步盏盏亮起,照开前方浓重的黑雾。
超人抱臂飘在他身后,他的声音带着不难察觉的笑意,好像身处的不是漆黑的地狱而是有着明媚午后阳光的肯特农场后院。
蝙蝠侠没有丝毫停顿,他割开自己的手指,将几滴鲜血挤在紧闭铁门前毒蛇雕像的獠牙处。那条石蛇双眼闪烁了一阵绿光,它挑衅地朝蝙蝠侠吐了吐信子,钻进生锈暗红的门锁。

“下一扇门了。”康坦斯丁漫不经心的语调突兀响起,蝙蝠侠按下通讯器的暂停键,他冗长的披风拖在地上,在周遭血色玫瑰的簇拥下诡异而华丽。
这大概是一个教堂,如果忽视它糟糕的硫磺和烟熏味儿。布鲁斯站在角落,他看到一对新人,在牧师的祝福下交换亲吻,宾客鼓掌欢呼。

[你看到什么,布鲁斯?]超人站在他身边,直视着前方空荡荡的黑色教堂。布鲁斯在原地站了很久,他的视线胶着在着白西装的克拉克身上。他看到克拉克抱住对面的人——画面逐渐清晰,他们交换戒指,微笑亲吻,那个人是露易丝。

“我看到……”布鲁斯继续往前走,他穿过嬉笑的人群,“我看到他拥有了最好的。”
[最好的?]超人重复道。
“他本该得到的一切。婚礼、妻子、朋友。”布鲁斯伸出手,指尖穿过纯白的花球,“还有孩子。”
[还有你。]超人走到蝙蝠侠面前,他坦然地凝视他。
蝙蝠侠低声笑了出来,“走吧。”他们一同穿过了幻影,布鲁斯最后看了一脸婚礼上笑容真挚的克拉克,他开启了下一扇门。

“我一直在想,究竟什么才能困住蝙蝠侠,地狱有你真正想得到的吗?”康坦斯丁吐出一口烟,意料之中没有得到回答。
“傲慢。”他沙哑地笑了一声,看着滚烫的血池里翻出无数双支离破碎的手。

[你在想什么,布鲁斯?]超人站在门前,布鲁斯停在隧道中央,他的目光落在血池的某一处。那是随血浪起起伏伏的一串项链,珍珠项链。那串在数十年前的深夜散落到哥谭无数下水道的项链,此时完好地浮了上来。叮叮咚咚的琴声从深处传来。一封陈旧泛黄的信纸缓慢地分解为碎片。

【疾病终将被征服。
仇恨终将会泯灭。
你教会我的,我也会传授给你。
总会有
光明
让我们远离黑暗。】*

蝙蝠侠握紧了拳又松开。

他所承受的苦难总是多于欢乐,并与它们一道着魔般地投身于旋涡,投身于死亡的永恒碾盘,就像血海里苦苦挣扎的罪人一样。
[你承认自己有罪?]
“当然。”布鲁斯喃喃,“当然。”

这是最后一扇门,咕咚翻滚的腥臭液体里漂浮无数骸骨,他所寻之物埋藏在最底下。蝙蝠侠卸下披风与盔甲,超人看着他不带犹豫地跳入池水,空气中立刻蔓起皮肉烧焦的古怪气味。漆黑的蝙蝠沉浮几个来回,他伤痕累累地再次出现,手中紧抓着一个银色小盒。

蝙蝠侠大步走向隧道终点,超人安静地跟在他身后。布鲁斯在光芒最盛处停住了。
[真的有能困住你的东西?]超人问,他捧起蝙蝠侠渗血的脸。
“没错。”布鲁斯再次笑起来,“再见,克拉克。”他打开了门。克拉克停在原地,他的身影逐渐变得透明。

“你在撒旦那里到底看到了什么?”康坦斯丁斜靠着门柱,他正把玩着一枚硬币。
“我所失之物。”蝙蝠侠回答。“但他终将有归来之日。”
他们一齐望向缓缓关闭的地狱大门,空荡的通道漆黑狭长。
布鲁斯毫无留恋地转身离开,他相信湛蓝天空下终有一日会再次降落神明,连同他曾短暂丢弃的所有善良与仁慈。这是他在黯淡的白夜中赖以生存的氧气。

END

*托马斯给布鲁斯的信。

接下来不写短篇了,专心更星球联姻。

【超蝙】星球联姻指南 chapter01(ABO)



一个四角恋故事。想走抽风悬疑路线。
昨天翻英文小说看到“联姻”,突然激动.jpg。

—————————————


“纽约时间八点,全球都在关注这个消息:地球最优秀的现存Omega人选……他将会成为氪星王子的伴侣,婚礼视频将在全球同步……”
布鲁斯瞪着那段从氪星人手中的金属小球放映出的影像,他从没有过这样难以呼吸的一刻。
“你的心跳在变快。”氪星人慢条斯理地说,他比布鲁斯还要高,流畅完美的肌肉线条昭示了他的强大。他看着布鲁斯,深邃的蓝眼里涌出一波细浪,这让布鲁斯想到海啸前的拍在沙滩上的浪潮。

“你在害怕我?”氪星人疑惑地问。
“没有。”布鲁斯闭了闭眼,他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一如往常。
“你在。”氪星人看了他一眼,他笃定道。
你他妈说对了!布鲁斯吸了口气,右手指甲几乎掐进掌心。这段婚姻关系完完全全是强迫,但可悲的是连布鲁斯自己都不能表示反对。
地球需要氪星的庇护。

氪星人往前一步,他伸手摸上布鲁斯的脸,布鲁斯忍着没有躲开。
“我是卡尔·艾尔,你可以叫我卡尔。”他像对待易碎品一样轻轻揉捏布鲁斯的脸,这感觉很怪异。说不定我在他们眼里就像宠物,布鲁斯恶劣地想,他打开卡尔的手。
“我们还没结婚。”
“是的,”卡尔笑道,“但也不远了。”
他打量了布鲁斯一会儿,视线停留在布鲁斯的腹部很久,这让布鲁斯毛骨悚然。他在透视我,在观察我是否被进入过。他看到卡尔的眼神变得危险,他看上去有一丝阴沉。

“我以为你会在婚前管好自己。”卡尔沉声道,他抓住布鲁斯的手腕,那触感并非人类,更像钢铁。
钢铁之躯。没有任何东西能在地球上伤到氪星人。
“我在一分钟前才知道这个消息。”布鲁斯说,他心乱如麻。氪星人的压迫使他处于弱势地位,他痛恨这一点。
“你应该很早之前就有预感,”卡尔一把将布鲁斯拽近,他的左手掐住布鲁斯的下巴,“两个月前的舞会,是你主动的。”
是啊,那个该死的舞会,那个该死的、错误的夜晚!布鲁斯的眼神变得黯淡,他不止一次为此后悔。他伤害到了克拉克也伤害到了自己,现在报应来了,他甚至再也没有机会向克拉克道歉。

“记得吗?是你邀请了我,你拉着我进房间……”氪星人低沉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你知道我是卡尔·艾尔。”
我不知道。布鲁斯想,他已经被卡尔掐着腰按在冰冷坚硬的办公桌上,卡尔的呼吸喷在他颈后,似有似无撩过那个未被标记的小小腺体。外星Alpha开始有意释放他极具压迫性的信息素,这只会让未在热潮期的Omega觉得难受,以及印象深刻。

那是我最后悔的一个错误,那天后克拉克再也没有联系过我。布鲁斯咽下这句话,当时他喝醉了,但他的确牵着卡尔的手进了房间……
那也是他最狼狈的一个早晨,他以为自己是在克拉克怀里醒来,他甚至回过头去索吻,但实际上那个从身后抱住他的人是卡尔·艾尔。他和卡尔共度春宵的新闻铺天盖地,克拉克再也没有主动找过他。一周后他发现克拉克就像不复存在一样消失在他的世界里。

“你难受吗?”卡尔发现布鲁斯的呼吸变得急促,但他没有停止放出自己的信息素。他想要给自己不乖的伴侣一个小小警告,让他再不敢逾越一步。
卡尔的行为没能继续,随着一声巨响,办公室的门几乎是被撞飞了。卡尔马上放开布鲁斯,他把布鲁斯拉起来,警惕地看着面前同样穿着艾尔家族制服的女人。
“卡尔!”女人算得上愤怒地看着他,“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她和卡尔一起飘离地面。
“你不能强迫他,就算几天后你们就要结婚了!”女人握住拳头。
“卡拉……”卡尔凝视了她几秒,神情变得恍惚,他像是终于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一样难以置信地看了布鲁斯一眼。

“抱歉。”他轻声说,捂着自己的脸飞了出去。
卡拉将视线放到布鲁斯身上,“你还好吗?我是卡尔的堂姐,卡拉。”她带着歉意说道,温和明亮的笑容让布鲁斯放松下来。
“卡尔是个温柔的人,”她解释道,“只是最近……我也不明白他为什么有时简直像变了个人。”卡拉皱起眉头,“我会跟他好好谈谈,艾尔家族的人绝不能这样做。”

布鲁斯点点头,他的太阳穴隐隐作痛,卡尔刚才在刻意刺激他的腺体,导致他现在头晕目眩。卡拉看出他需要休息,她没有说破,就这点来看布鲁斯对艾尔家族的好感度升了一层。但是一想到卡尔,三天后要和他结婚的卡尔,烦躁的感觉又涌了上来。

“好好休息。”卡拉说,她朝布鲁斯眨眨眼睛,“请放心,艾尔家族绝不会做强人所难的事。”
“你的意思是……”布鲁斯望着卡拉。
卡拉点点头,她朝门外走去。



“我不同意。”卡尔背对着他的堂姐,这两个月里他已经因为各种大大小小的事和卡拉发生争吵,其余他都可以退让,但这件事不行。
“卡尔。”卡拉的面色沉下来,金色发丝在空气中飘动,“艾尔家族永远不会强迫他人。”她难过地看着弟弟,“你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其他的事我都可以退让,但这件事免谈。”
“为什么?”卡拉问道,她难以置信地盯着卡尔,“你知道他不愿意。如果你真的这么想要他,大可以选别的方式。而不是这种充斥了强迫的不平等条约!”
“他会改变主意,”卡尔暴躁地踱着步子,“在他嫁给我之后!我们会有一个自然分娩的孩子,就像我父母生下我那样,他会感到幸福的!”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卡拉的拳头捶在桌面上,“你将他看成你的所有物、你的附属品?”
“他已经是了!两个月前他就主动将自己献给我!”卡尔吼道,他的情绪不受控制,头脑发胀,有什么未知的东西扰乱了他的心神。
卡拉往后退了几步,她知道自己无法再说服曾经最温柔善良的弟弟,她没再说话,只回头看了卡尔一眼就飞出窗外。
那一眼写满了失望和疑虑。
卡尔被这眼神刺痛了,他坐在椅子上愣了半响,“不应该变成这样。”他说,他突然很想见布鲁斯。



“抱歉。”卡尔拘谨地走进韦恩大宅,他知道自己不受韦恩家的欢迎,年迈的管家为他端来一杯咖啡:“布鲁斯少爷很快就到。”他的语气冷淡极了,卡尔点点头,视线移到站在楼梯上的男孩身上。
“你一定是Dick,布鲁斯的养子。”卡尔露出友好的笑容。男孩带着明显的排斥看了他一眼,哼了句什么转身上楼。

“Dick。”轻巧舒缓的男声从楼梯口传来,那是布鲁斯,“注意礼仪。”他带着一脸不情愿的男孩走到卡尔面前。
“礼仪?!”男孩叫嚷起来,“礼仪就是他在你的办公室里用他的信息素使你难受到现在?!”
“Dick!”布鲁斯严厉地呵斥养子,在他发现男孩眼眶发红后声音放缓,“该去休息了?”
Dick沉默地离开了。卡尔看着布鲁斯,“抱歉。”他再次说。布鲁斯看起来并不在意,他领着卡尔走进宽敞的书房,示意卡尔坐在沙发上。
“有什么事吗?”布鲁斯注视着卡尔,坦然而随意,但他的态度让卡尔更为内疚。
“我是来道歉的,为我早上粗鲁野蛮的行为。”他垂下眼睛,嗓音干涩,“我最近有些失控。”
布鲁斯观察着卡尔,他微微蹙起眉,这很奇怪,现在的卡尔和他早晨遇到的像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留下吧。”布鲁斯出声。卡尔猛地抬头,诧异惊喜地望着他,布鲁斯移开目光。
“毕竟…我们三天后就要结婚了,我想现在你应该不介意睡在韦恩大宅。”
卡尔点头,他那双漂亮的蓝眼睛重新亮了起来,纯净剔透如同宝石闪着光泽。

布鲁斯站起来将他带到客房,“晚安。”布鲁斯说。
“晚安。”卡尔微笑着回答,他轻柔地拉过布鲁斯的手,“我可以吻你吗?”氪星王子眼中的期待太过明显,布鲁斯顿了顿,“当然。”
下一秒他就被卡尔吻住了,这个吻薄如蝉翼,男人温暖的嘴唇只停留了一秒,卡尔更多的是试探性地抱住了布鲁斯。布鲁斯动了动但没有挣扎。
“我一直爱着你。”卡尔说,尽管他不知道为什么。记忆中他和布鲁斯两个月前才见了第一次,但不可否认的是,从那天后他就完完全全陷进去了。布鲁斯对他有一种奇妙的吸引力,卡尔第一次这样想了解一个人的全部。
“你还记得吗?”卡尔试探地问,“两个月前……”
布鲁斯的表情变得苍白僵硬,“别说了。”他推开卡尔,“睡吧。”而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布鲁斯坐在床上,他盯着面前高速运转的蝙蝠电脑,屏幕上飞快地分析着沉睡中的氪星人身体各项指标。
一切都很正常。布鲁斯摩挲某个铅制的小饰品,这是克拉克最后留给他的东西。
他打开手机,像往常一样拨给那个烂熟于心却没有人接听的电话号码。
在黑暗中安静了很久,布鲁斯才出声,他颤抖的话语像粗粝的石块磨在纸上,沙哑而痛苦。
“……我想再见你最后一面,如果你还愿意见我。”
接着他扔开手机,捂住自己的脸。
如果三天后克拉克愿意再来见他,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遵守约定。如果……如果克拉克已经对他失望透顶,那这对克拉克也是好事。布鲁斯矛盾地看向画面中熟睡的卡尔,三天后他就要和这个男人结婚了,他会把属于克拉克的都占据,触碰、亲吻、交缠以及更多的…
一想到他要和一个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的人共度余生,布鲁斯就觉得头皮发麻,他想到卡尔今早的行为,皮肤起了一片鸡皮疙瘩。他忘不掉卡尔的眼神——那像极了狼,一头瞄准了猎物,迫不及待要将其吃干抹尽的狼。

正当布鲁斯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外传来几声细碎的叩门。
“Dick?”他揉揉发红的眼眶,“进来吧。”
男孩抱着手臂靠在门边,“布鲁斯,”他轻声问,“你会因为他离开我们吗?”
“我不会,”布鲁斯皱眉,“但最开始的两个月,我必须留在氪星规划区,你知道的。”他没说出那个词。
“蜜月。”Dick从善如流,他盯着布鲁斯,“你真的能够接受自己和克拉克之外的人结合?你真的能够忍受他让你做你不想做的事?”
“Dick!”布鲁斯厉声打断他,“克拉克和我已经结束了。”
“回答我的问题。”少年不依不饶。
布鲁斯沉默很久,“我不能,但我无从选择。”他捏紧了手中边缘已经模糊的铅制玩具,“我只希望能见他最后一面。”

TBC

刚刚一秒之间多了整整六十几个热度和大概八十到一百个粉丝,热度多在我的新文和猛于炮火里…都是我从没见过的帐号。
不知道是哪位想要偷偷支持我,我并不需要。可能我的有些文热度高有些文热度低,但是它们都是我写出来的我想写的东西,不存在价值高低。
写文也就是为了愉悦身心,这样功利化了还有什么意思?
如果不是想要偷偷支持我而是想要找机会整我,我奉劝你把钱和心思花在别的东西上。看点CP粮不过为了自己高兴,因为纸片人让自己活成这样,值得吗?
一个月前目睹我很喜欢的一位太太也被人买了热度,她第一时间贴出这件事。我以为我就是个小透明不会遇到这种事……额,真没想到。
虽然热度和评论什么的真的能很大程度上激励写手画手,但是人为操作下的热度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如果真的想要鼓励写手画手,就多点赞多评论,把你喜欢的太太推荐给同好吧,买热度这种无意义的事,不要再做了。